• [本站公告] : 本站永久免费,【点击下载APP】,去除弹出广告。为防止地址被拦截,建议在电信或联通网络下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或火狐浏览器(Firefox)打开。快乐要分享给好朋友,和朋友一起快乐才是真快乐!
  • 暴力SM故事8

    时间:2023-05-17

    雪红?”陈莉嘉抬头向董雪红投去征询的目光,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歉意
      董雪红扭头看了看吊在身旁一边淫叫一边全身抽搐的苏蓓,把目光转向陈莉嘉,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路明换了一个弹夹,换上了YN06-3型蜂腰弹,然后抬起头开始瞄准少女的阴部,哇!原来在董雪红的网球短裙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而是只仅仅穿了吊袜带和丝袜!
      路明看到姑娘的阴唇两边仔细地剃了两道光滑的比基尼线,只有中间是一道黑黑的毛,一直伸展上了阴阜,阴阜上的毛不是很黑,只是淡淡的一层。她两腿并在一起,大阴唇紧紧闭合,但还是可以看见阴蒂伸了一点出来,是粉红色的。
      原来,董雪红在学校里就是一个比较淫荡的女孩,有众多男友,但却没有一个是她中意的,所以她一直还是一个处女。因此,当她得知自己将要被枪毙时,她决定不能再保持处女身份了,在选衣服的时候,她就想到枪毙她的时候可能会射什么地方,她没有出声,只是自己默默准备,她要让子弹来给自己开苞!
      她听到了保险打开的声音,心想:“来了,终于要打我了!”她微微闭上了长睫毛的大眼睛,抬起头准备体会子弹穿身的感觉。
      “噗!噗!”枪响了,两发YN06-3型蜂腰弹准确地钻进了董雪红的阴部。
      蜂腰子弹是特制用来射少女阴部的,其除了含有“强力快美神经刺激剂”之外,子弹的尾翼可以在撕开大阴唇的同时顺便撑开小阴唇并扫拨神经,而内收的蜂腰则留下两边的空间让血尿能激喷而出,使受刑人的外生殖部得到全面的刺激,产生最强烈的性高潮。
      “啊——!”董雪红尖叫了一声,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阴蒂部位的阴毛丛中喷了出来。
      第一枪从少女小台状的女性尿道外口斜穿阴蒂下方打进去,把阴蒂分离了出来,第二枪则直接射到业已勃起的阴蒂头上,把阴蒂打进了体内。
      董雪红只感到一阵绞扭性的感觉伴随着羞臊直刺下身,然后一种淡淡的少女特别的性感从阴部弥漫到全身,她张开口,呻吟着、抽搐着。
      不久,全身开始发软,尿也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她的双腿开始拼命乱蹬乱踢,头向后仰,身子在空中晃来晃去……
      “现在轮到你了!”路明来到陈莉嘉跟前。
      “不要…………”路明一把搂住陈莉嘉,低下头,用一个粗暴的吻封住了她的口,陈莉嘉来不及挣扎,他的舌头就已经绕住了她的舌尖,嘴唇贴着她那鲜嫩的嘴唇,销魂地吮吸着。但是,路明的另一只手却没有闲着,他把枪塞到少女的裆部,用枪口顶着薄薄的内裤分开了少女那柔软的阴唇,在他的嘴唇尝到了少女津液那醉人的美妙之后,他的枪口也受到了少女那两片阴唇的热烈亲吻!
      陈莉嘉被路明一搂一吻之后,已是浑身酥软,她感到有一件硬物顶在自己阴部,她也知道那是手枪,但她就是不愿意挣扎,她一边报以激烈的回吻,一边扭动胯部,用外阴去磨擦枪口!
      路明狠狠心,扣下了扳机!枪口喷出羞涩的火焰,子弹撕开了少女的内裤,也撕开了她那鼓鼓的阴阜下面的缝隙,从她的尿道外口把死亡斜斜地、羞臊地送了进去她的身体。
      “噗!”血尿喷得一地都是,连他的枪口都有。
      “哎唷呀!”
      陈莉嘉发出绝望的惨叫声,倒退几步,双手捂住阴部,全身向后弯曲,形成了一道非常优美的少女曲线,她那洁白修长的双腿颤抖着向前弯曲。因为子弹直接射中阴蒂和尿道口,又撕开了小阴唇,把这个21岁妙龄少女的外生殖器全部破坏了,所以她马上就体会到了那种只有妙龄少女才体会得到的无限羞臊的快美感!她感到一股十分舒服的热力立即充满了她的全身,令她春情荡漾,难以自禁。她仰起头,咬住嘴唇,羞臊得满脸飞红,挣扎着享受象全身被抚摸那样一波波的热流。
      这时,路明抬起手,几声低响,子弹在陈莉嘉那丰满优美的乳峰上又钻了几个小孔。
      “啊——!”陈莉嘉一声惨叫,只觉得乳房又羞又痒地震动了几下,乳头部位一热,一股殷红的鲜血就喷了出来并顺着她饱满的胸脯流下来!
      她马上体会到了子弹在穿透乳头时留下的十分奇怪的扭痛感,那是一种电击般快美的性感,而且这种快美直奔阴部,与阴部传来的快美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酸痛的感觉,再反馈上来,窒息她的喉咙。射进她阴部和乳房的这几颗子弹,彻底剥夺了她的生命,但她不会很快死去,所有被这种YN06-3型子弹击中的人都不会死得很快,而是要使她们在最羞辱的感觉之下挣扎很长时间,然后才会十分不情愿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罗小红看着倒在地上一边淫叫一边抽搐的陈莉嘉,平静地等待着那颗命中注定要属于自己的子弹钻入自己的娇躯夺去自己的生命。
      “你也去吧!”路明把目光从陈莉嘉身上收回,将枪口对准罗小红。
      “噗!噗!”
      “小红,小心!哎哟!”李红在千钧一发之际飞身推开了罗小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射向罗小红的子弹。
      子弹从李红那紧绷绷的石磨蓝牛仔裤裆部射了进去,正好撕开了她的大阴唇,打中了她的阴蒂,血尿立即喷了出来。一股甜美咸快的感觉伴随着少女极度的羞臊马上充满了她那柔软的身体。只见她媚眼如丝,羞红了脸,张开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罗小红紧紧地搂住她,哭着问:“你为什么要那么傻,替我挡子弹?”李红裂了裂嘴,吃力地说:“小红,我真的很喜欢自己是一个女人,连中弹都那么浪漫舒服……”
      她突然一阵抽搐,全身发软,双腿弯曲,要往地上倒。
      “李红!”罗小红叫着,把她慢慢地放下地,然后自己双膝跪地,从背后用双手圈住李红的身体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李红的身体在不停地抽搐,穿着高统皮靴的双腿一蹬一蹬的,从阴部流出来的血尿已在地上积了一大滩。
      罗小红的一双媚眼死死地盯着李红的阴部,那紧绷着阴部的牛仔裤已被子弹射出一个大洞,血尿正不停地从这个洞中涌出来。
      “等一会儿我也要这样了!”罗小红想道,“不知是打乳房还是打阴部?说不定两个地方都要打呢!”
      “站起来!”路明命令道。
      罗小红一楞,但很快明白过来,因为这时她的胸部和阴部都被李红的身体遮住了,路明没法射她。
      “我要站起来吗?”
      罗小红想道,“如果我站起来,他就要射我了,如果我不站起来,他是打不到我的阴部和胸部的,而他又是非这些部位不打的,可是……可是我总不能一直跪着啊,再说他也可以把我拉起来呀,总之今天我肯定会被打死,反正是要死了,那还是……还是……站起来给他……他打吧!”于是罗小红放下已处于垂死状态的李红,慢慢站起来,两手叉腰,分开双腿摆了一个极具挑逗又极性感的姿势,这时,枪又响了!
      “噗!”
      “哎唷!”
      罗小红也中弹了,美丽的罗小红全身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形,少女的腰臀曲线非常美丽地展示出来。她只觉得她那被烟灰色牛仔裤紧绷着的阴部一热一撞,马上就觉得象要小便的样子,而立即又感到尿不受控制地全泄了出来,一阵扭搅似的天翻地覆的感觉从胯间升起,就象有很多小手同时在搔爬她的外阴。她用右手死死捂住阴部,向后倒退了几步,仰起头,皱着眉,张开了嘴,这时她才开始感觉到少女阴部中弹后的那种极为刺激的性快感和舒服感,那快感就象一波波的浪潮,直涌上她的全身,原来中弹的快美感觉竟是这样的强烈!她体会到了!她庆幸自己生为女孩,更庆幸能被专门枪杀女人的专用子弹射中!她这才明白其他几个女孩为什么中弹后都会淫叫不止,她也明白了李红为什么愿意替她挡子弹,原来枪毙是女人最大的享受!
      “啊——!”
      罗小红惨叫着倒下去了,但快美却越来越强烈,而且全身舒服得不得了,她伸直了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修长而结实的双腿,呻吟着、抽搐着、痉挛着,阴部那神秘、咸痒、销魂的浪潮一浪接着一浪,连乳房都象胀满了快感,快要爆炸一样,她的性欲越升越高,一直达到峰顶!高潮过后,她感到全身发僵,并发出了极为快乐的、淫荡的呻吟声,然后开始很不情愿地作垂死前的最后的蹬踢了……
      路明把目光从罗小红身上收回,这才发现房子里一片死寂,充满了诡异的宁静。客厅里面到处东倒西歪躺着断了气的或正在作垂死挣扎的少女,有的还在抽搐,有的则一下下地蹬踢着,到处是血泊。
      路明直奔第五个房间,打开门,里面是一个有着柔和灯光的粉红色的少女的闺房,但不太协调的是,在房中央有一张巨大的刑床,四周墙上还贴了许多描述淫女们受刑时各种情景的照片。
      陈珊珊就被绑在刑床上,颤抖着看着走进来的路明。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紧身T恤,下身穿一条脏兮兮的灰绿色低腰紧身牛仔裤,裤腿在膝盖以下开始呈喇叭状变宽,在裤脚处两边各有约10厘米的开叉,裤子很旧,大腿前后部及臀部、裆部等处已被磨得发白发亮。
      在陈珊珊的腰部,有一红一绿两根电线从裤腰处引出来连接到床边的一台仪器上,只见她神情迷茫,脸上充满了羞涩的红晕,全身不停振动颤抖,阴部处牛仔裤已经湿了一大滩。
      陈珊珊是这些女孩中最漂亮最性感的一个,她身高约1.65米,瓜子脸,留一头乌黑的长发,胸部高耸而坚挺,臀部圆翘,腹部平坦,两条大腿修长而丰满。
      “为什么要杀……杀……我们?”她一边颤抖一边艰难地,象一只小老鼠那样喃喃地问道。
      “舒服吗?”路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摸了摸她的阴部,继续问道。
      “唔。”陈珊珊点点头。
      “这种电击性欲刺激仪可以令任何女孩变成一个淫荡的女人!”路明说道。
      陈珊珊的脸飞红了。
      “你是最幸运的一个,临死前还能尝尝电刑的滋味!”路明说着加大了电击强度。
      “啊——!”陈珊珊身子一挺,发出了一声惨叫,但随即电击带来的快感使她更加销魂,她闭着眼,张着嘴,享受着,全身不停发抖,身子发软,口中淫叫不断。
      路明站在床边欣赏着。
      几分钟后,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陈珊珊又一次到达高潮。
      这时,路明关掉电击性欲刺激仪,松开她的牛仔裤,从她的阴部取出两个电极。路明发现少女的阴部已是粘乎乎的一片,不知泄出了多少淫水,他用他那魔术般的手指轻柔地搔爬着她的阴部,顺着阴唇的中间上下刮擦,销魂的快感令她不停地喘气和娇吟、双腿乱蹬。
      陈珊珊的阴阜很宽很丰满,乌黑的阴毛已经从阴唇一直爬上了阴阜,完全遮住了她的阴部。
      路明分开她的双腿,她的小阴唇很大,完全遮住了她的尿道外口,阴蒂长长地突出在阴唇的接头处。他用手搓动着少女的阴蒂,阴蒂被电流刺激得又红又硬,真是美妙绝伦的少女胴体啊!可惜要杀掉她!
      “她们……她们都死了吗?”陈珊珊扭动着腰枝问道,她的双手仍被反绑着压在身子底下。
      “都中了弹,但有几个还没断气。”路明回答道。
      “现在是不是轮到打我了?”陈珊珊又问道。
      “是的!”路明答道。
      “我……我想求……求你一件事情?”陈珊珊迟迟疑疑地说道。
      “什么事情?”路明好奇地问道。
      “我……还是……还是处女,”陈珊珊羞得满脸通红,“我想请……请你奸淫我,我不要死了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陈珊珊越说越轻,下面的声音几不可闻。
      路明心中一荡,在她那娇艳欲滴的脸蛋上轻轻一吻,然后麻利地解开她的绑绳。
      路明这才发现,躺在刑床上的少女原来是这样的诱人,上身短短的T恤裹着鼓鼓的乳房,下身牛仔裤和那薄如蝉翼的少女三角裤已经褪到膝盖处,露出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枝以及柔和的腰臀曲线。
      路明一下就扑上去,把嘴唇贴住姑娘那柔软的双唇,用一个吻封住了她的口。少女身上送来阵阵的幽香,他细细地品尝着这个美丽的十七岁少女的双唇,挑逗着她的小舌,销魂地享受着她慢慢动情、全身发抖和发烫的感觉。
      不一会儿,陈珊珊全身发软了。
      路明一把剥掉她的T恤,然后伸手到她的背后,解开了乳罩的扣子,她的双乳就暴露出来了,小锥状结实地隆起的乳房,乳头还是粉红色的,比较大,乳晕胀胀的,乳房的底部还没有完全扩展成圆形。
      路明舒服地吻着她的乳头,一只手却轻轻地耙着姑娘的裆部,一阵甜丝丝的性快感开始再次弥漫她的全身,她呻吟了,路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少女的淫水在汩汩地流出来!
      路明不停地用手指搔爬少女的阴部,特别是在阴唇的中间上下刮擦并搓揉业已勃起的阴蒂,惊心动魄的快感令珊珊不停地喘气和淫叫。
      路明分开珊珊的双腿,只见她的阴唇中间已经是沾满了粘粘的淫水,阴道口也是湿润的,处女膜呈星状开口。路明把脸埋到她的两腿间去亲吻她的阴部,然后又把阴蒂含在嘴里轻咬,弄得珊珊全身发抖,双腿乱蹬,口中淫叫不断!
      一会儿后,路明准备进入珊珊的身体,他把硬硬的阴茎压在她的阴阜上面来回磨擦,啊,这个感觉真是销魂!尤其是压着她那光滑洁白修长茁壮的十七岁青春少女的双腿,那摩擦的感觉快美得不得了!只见他托起珊珊那柔软的身体,分开她的双腿,慢慢地把阴茎一点一点地顶进她那湿润的洞口,到了那膜挡住的地方,他一捅,珊珊轻呼一声,眼泪就流下来了,她感到身体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再也不是处女了!
      路明搂着少女纤细的腰枝,尽情地在她的身体里面冲刺,充分享受着少女青春活泼美丽的肉体。他一点也不惜香怜玉,反正这个女孩几分钟后就要死在自己的枪下!
      冲刺!冲刺!那销魂蚀骨的感觉越来越强,终于在他用一个甜吻封住珊珊嘴的同时,下身也爆炸着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快美的分子在他的腹部乱窜,他拼命地滑动挣扎着摩擦少女的双腿,把最后一点快美都尽量挤出来,全部射进少女的身体中去!
      良久,路明才把已经软掉的阴茎从珊珊体内拔出来,一边吻着她,一边抚摸着她的全身,然后用纸巾擦着珊珊臀部下面流出来的精液,多么舒服销魂的少女身体呀!可惜要毁掉她!
      “现在要打我了吗?”珊珊问道,只见她双颊飞红,眼波流转,妩媚无限。
      路明扶起她,然后替她穿好衣服,说道:“我们先去看看你的同伴,好吗?”
      “好的。”珊珊轻声答道。
      路明搂着陈珊珊来到客厅,客厅里东倒西歪躺着五名少女,其中欧萍已经断气,楼敏、李红、罗小红和陈莉嘉还在作垂死挣扎,只见她们有的扭曲着身子在抽搐,有的则一下下地蹬踢着,到处是血泊。空中还吊着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已经死亡,另一个也已快断气了。
      他们来到罗小红跟前,这时罗小红已经快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了,只见她仰躺在地板上,阴部血肉模糊,在发出一阵极其快美的淫叫声之后,突然双腿夹紧,脚尖绷直,两手平伸,十指僵直,媚眼圆睁,喉咙里发出了咽气前那恐怖的“咕咕”声。
      “好惨耶!”陈珊珊抬头对路明说道,“等一会我中弹后也会这样吗?”
      “那当然!罗小红她们都是用这种子弹枪毙的。”路明拿出一颗YN06-3型子弹给陈珊珊看。
      陈珊珊接过子弹把玩着,这颗子弹好可爱!她想,细长的蜂腰,银色的弹头,黄色的弹头尖顶部,还有四片锋利的尾翼。
      “这是留给你的,”
      路明说道,“这种子弹是专门用来打女人的,而且最适合打女人的阴部,子弹的尾翼可以在撕开大阴唇的同时顺便扫拨小阴唇并刺激神经,而内收的蜂腰则留下两边的空间让血尿能激喷而出,使受刑人的外生殖部得到全面的刺激,产生最强烈的性高潮。而且弹头的顶部涂了很多的神经刺激剂,中弹后你会觉得比刚才电击和做爱更舒服,它会使你的大脑因为无法承受极度快美而停止活动。你看,你的朋友中弹后有多爽?现在轮到你了,不要怕,很舒服的!”
      陈珊珊不知道是应该害羞还是应该害怕,但她的阴部却再次湿透了。她低下了头,羞涩地低声说道:“除了打阴部,你还会打我乳房吗?”
      “看情况啦,你喜不喜欢打乳房啊?”路明反问道。
      “打乳房是不是死得快些?”陈珊珊没有正面回答路明。
      “差不多吧,”
      路明回答道,“如果打左乳房,由于子弹会打中心脏,因此肯定会死得很快。但是打右乳房,就不一定啦,如果子弹打中了大血管,那也会死得很快,如果子弹没有打中大血管,那也还有十多分钟好活喔!”
      “唔,”陈珊珊侧头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我不要打乳房!”
      “好的!”路明扬了扬手枪说道,“我就打你阴部,把你阴部彻底打烂!”
      “不过,唔,不要弄得人家那么痛,轻一点,好吗?”陈珊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歪着头,俏皮地说道。
      “哈哈,这是不可能的,小傻瓜!”路明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刮。然后把她带回房间,让她平躺在刑床上,只见她牛仔裤的裆部连同大腿内侧已湿成一片。
      路明把手插入姑娘的胯间,分开她的双腿,然后俯下身子,亲吻她的阴部。
      陈珊珊羞得脸红得象要滴出水来。
      路明可不管这些,他用嘴大力吮吸着姑娘的淫水,弄得陈珊珊“咝”的一声,全身都发抖了,只见她咬住嘴唇,低声说道:“不要折磨人家了,好吗?快下手吧!”
      “刚中弹时可能会很疼很疼,”路明说着打开手枪的保险,“但很快就会变成非常强烈的快感,会很享受,很舒服!现在打了,好吗?。”
      陈珊珊低垂着长睫毛的双眼,红着脸点了点头。
      路明站到刑床的另一端,面对着陈珊珊,而陈珊珊则很配合地微微分开双腿,露出胯部,以便让路明打她的阴部。
      路明举起手枪,把枪口对准她那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阴部,扣下了扳机。
      “噗!”枪声很小,就象与吹破一个气球相仿。
      “哎哟!”
      陈珊珊发出一声惊叫,她感到阴部被什么东西一撞,然后一阵刺痛,但似乎又不象中弹,她抬起上身朝下面看去,只见子弹嵌在自己阴部,弹头已经钻入牛仔裤,正卡在两瓣大阴唇之间,而尾翼则还露在牛仔裤外面。
      原来,陈珊珊穿的那条灰绿色牛仔裤是加厚型的,又厚又硬,加上YN06-3型子弹本身的穿透能力又很弱,因此竟然没有能打进去。
      路明拔出那颗子弹,抱歉地朝陈珊珊笑了笑,说道:“你的阴部好厉害,连子弹都打不进去耶!”
      陈珊珊“嘤咛”一声,脸更红了。
      “我真舍不得打死你,”路明柔声说道,“我跟夏露去说一下,让你到我们公司来做一名淫女,好吗?”
      “不嘛,我要你打我!”陈珊珊看了看路明手中的枪,只见消音器口上还在冒着青烟,于是低声撒娇道:“再试一次嘛,好不好?多打几颗子弹,一定能打进去的!”
      路明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她的阴部,那里,牛仔裤已经被子弹射了一个洞,透过弹孔可以看见里面白色半透明的内裤。
      “打呀!”陈珊珊催促道,她感到自己快要高潮了,淫水正一阵一阵地从阴道中喷出。
      路明看着这个坚持要求受刑的女孩,举起枪再次瞄准她的阴部。
      陈珊珊那一双媚目眨也不眨地看着那指向自己下体的黑洞洞的枪口,等着它泻出炽热的子弹。
      随着一阵清脆的“嗒嗒”金属撞击声和子弹钻入肉体的“噗噗”声,四发子弹几乎同时射进了姑娘的阴部,把牛仔裤裆部打得稀烂,血尿立即飞溅而出。
      正面对陈珊珊阴部站着的路明感到脸上一凉,好象有什么东西溅在上面,他用手一抹,原来是一块一厘米不到的三角形肉屑,呈浅棕褐色,哇,是陈珊珊的大阴唇!路明想。
      “啊——!”
      尽管有心理准备,毕竟她是一个十七岁的青春少女,当她女性最羞涩的地方被破坏时,还是令她惨叫了一声。只见她全身一震,然后两腿一缩,双手捂住阴部,开始挣扎了。她只感到阴部一热,象被别人猛击一拳,又象是被特粗的阴茎侵入,然后又是热辣辣的一痛,但那开始的痛苦马上又转化成为十分舒服的,只有少女才能够体会到的快美和骚麻,那是一种无比畅快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充满了全身,引发她产生一阵阵浪漫的幻想,和一阵阵搔爬的快美,象尿急,又象是空虚,随着快美分子充满她的全身,她的乳房感到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胀痛,那是快美的胀痛!但最大的快乐还是在阴部,那天翻地覆的感受,难以用笔墨形容!
      快美的浪潮一浪接一浪,陈珊珊痉挛着,抽搐着,挣扎着,淫叫着,她的双腿在拼命地蹬踢,现在,感觉变了,变成一双大手在蹂躏着自己的阴部,把快美分子拧挤出来,越来越舒服,在幻觉中,她感到有一个强壮的男人狠狠地在自己的阴道里冲刺、抽插!她感到是那样的充实和舒服!那销魂的性快感越来越强烈,“快!快!用力!”
      她羞红着脸,大声叫着,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女孩子家十分羞臊的感觉已经快要爆炸了,她追赶着这个十分畅快的感觉,向高潮冲上去!快要爬上高潮了!首先是尿道口一松,她羞臊地蹬了一下腿,知道尿已经不受控制地全泄了出来!她扭动着全身,扭动着臀部,呻吟着,抽搐着,蹬踢着,终于,“轰!”
      的一声,高潮到了!
      原来做女孩子是可以这样舒服的!
      原来枪毙是这样享受的!
      自己的选择真没错!
      “啊!!!”
      陈珊珊尽最大气力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惨叫,最舒服的一刻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将上来,维持了两三秒,然后开始快美地痉挛和放松,每痉挛一下,就有一堆快美的小分子涌满阴部和全身,一直痉挛到平静,但是她还没有断气,因为另外一个快美正在形成,浪潮又开始在往上涌,好快美呀!陈珊珊完全忘掉了自己,她弓着腰,随着快美挣扎着,到了最高点,她张开口,想叫着享受这几秒钟极为快乐销魂的高潮,但却发不出完整的声音,这时,迎面扑来一团黑影,“呼!”
      的一下盖住了她的全部思想,剥夺了她的女性身份,立即,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她全身僵硬,抽搐了几下,双腿夹紧,脚尖绷直,就“咕”的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十九、淫女的生活之三
       魂断刑场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三人走进那个大客厅,妙龄的青春少女们横七竖八地倒在房子的各处,曾几何时,胸脯是那样的高耸而富有弹性,腰枝是那样的纤细而结实,洁白的双腿是那样的修长而迷人,阴部是那样的令人销魂,而俏脸是那样的调皮,但现在却香魂飘渺,少女美丽浪漫的一切全都成空,她们的乳房或阴部的弹孔仍然在地流着羞臊的血。
      其中李红和陈莉嘉两人,在余泓经过她们身体的时候还在不情愿地抽搐,大腿一蹬一蹬的,过了一阵才发出咽气的声音,那迷人的、妩媚诱人的媚眼永远地闭上了。
      余泓等人特意去看了看陈珊珊,只见她仰躺在刑床上,双腿叉开,阴部已被彻底打烂,血尿在臀部下面聚成了一滩,面色苍白,双眼紧闭,但脸上仍然荡漾着羞涩而美丽的微笑!
      余泓知道,再过几个小时,自己也会和陈珊珊一样被枪毙掉,所不同的是将会用亲自选定的12毫米口径的YN01型子弹枪毙自己,并且将是胸部中弹!
      ……
      晚上,吃过饭后,余泓在芷若的陪护下,在自己的住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
      8:00时整,三名身穿黑色三点式皮装,手持微型机枪,大腿上插着微型电击器的行刑女准时来到余泓的房间,她们向她宣读了公司关于「立即对C级淫女余泓执行死刑(枪毙)」的通知。
      余泓听完后,心里「怦!怦!」直跳,终于要被枪毙了!自从做淫女以来,日夜盼望的时刻……现在终于到来了!她主动伸出双手以便让行刑女给她戴上手铐。
      ……
      「注」淫女在下列几种情况下需要戴手铐:1、行刑女押送妓女部淫女(SM组除外)到接待室供嫖客蹂躏时,需戴手铐,并在到达接待室后由行刑女打开手铐。SM组的淫女则采用绳子捆绑,是否松绑由嫖客决定。
      2、押送淫女到淫浆提取室途中需戴手铐。
      3、押送淫女到行刑室接受各种非致死型刑罚蹂躏时需戴手铐。
      4、押送淫女去选择执行死刑(枪毙)用子弹毙璐魇诸怼?
      5、押送淫女到行刑室执行死刑时需戴手铐。如果是比较重要的淫女,则采用绳子捆绑。
      6、其他。
      ……
      但是现在行刑女却没有这样做,一名行刑女将她伸出的双手扭到背后,两条前臂叠在一起(左手手腕位于右肘处,右手手腕位于左肘处),然后用麻绳紧紧捆住,接着又拿出第二条麻绳在她胸部及腰部来来回回捆了好几道。
      「走吧,汽车在下面等着。」一名行刑女说道。
      余泓在她们的推搡下走出房门。这时,她回头再一次看了看自己曾经住了几年的房间,这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一个多小时后,自己就要受刑,那时,一颗雪亮的子弹,一颗自己亲手选定的YN01型子弹,就会毫不留情地射进自己的酥胸,夺去自己年轻的生命!
      余泓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随着行刑女乘电梯来到楼下,芷若跟在后面。汽车里,同样被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李嘉可和连晓菲已经在里面,她们相互打了声招呼,声音里充满了激动和喜悦。不一会,李飒、李爽两人也上了车,她们是到行刑室去看余泓她们受刑的。
      汽车发动了,平稳地向位于郊外的公司总部驶去。
      车内,余泓眼望窗外,看着飞速向后退去的夜景,心里明白,这些熟悉的景物也是她最后一次所能看到的了,一个小时后,她将中弹死亡,没有任何挽回的馀地。
      芷若坐在余泓的旁边,她的一双媚目一直羡慕地盯着余泓,盯着这个即将被处死的女孩,心里充满了无限柔情。做淫女真好,不但可以被别人随意虐待、蹂躏,还可以被处死,枪毙、电刑、绞刑、毒气刑……啊!想起这些死刑的执行方式,真让人兴奋!
      「你在想什么?」芷若问道,她看到余泓一直在沉思。
      「我在想中弹后的感觉不知如何?」余泓回答道。
      「肯定很爽的啦!」芷若说道:「你喜不喜欢枪毙啊?」
      「当然喜欢啦,我最喜欢的死刑就是枪毙啦!」余泓道。
      「那么第二喜欢呢?」
      「唔,是电击刑啦!」
      「第三呢?」
      「绞刑啦!你呢?」
      「也是这样啦!」芷若接着又说道:「你的阴部很宽耶,如果用子弹打阴部感觉一定很爽!」
      「是吗?」余泓微微一笑:「可惜死刑执行书上已经写明打胸部了。」
      芷若看了一眼余泓那因绳子捆绑而越发显得高耸的乳房,说道:「枪毙一个女人最好打三枪。」
      「哪三枪?」余泓问道。
      「第一枪打左乳房,最佳着弹点是乳头内侧偏上一点位置。」
      「还有呢?」
      「其馀两枪当然是打阴部啦。」
      「为什么阴部要打两枪呢?」余泓又问道。
      「因为两枪刚好能把女人的阴部彻底破坏掉!」
      「看来你还很有研究耶!」
      「刚学的嘛!」芷若得意地说道:「我做了你的行刑手,当然要向行刑女请教一些枪毙淫女的秘诀啦!」
      「那么这两枪怎么打呢?」余泓追问道。
      「第一枪斜向上打,」芷若一边说一边在余泓的阴部比划着:「子弹在撕开大阴唇后,顺着阴道进入腹腔,然后破坏子宫。第二枪打阴蒂,子弹应该在阴蒂根部处打进去,把阴蒂打断,然后子弹进入体内破坏尿道。」
      「哇!好惨!」余泓惊叹道:「光听你讲我都要泄出来了!」
      「真的耶,你的阴部已经湿了耶!」芷若轻轻抚摸着余泓的阴部,只见她的牛仔裤的裆部已被淫水弄湿了一大滩。
      余泓的脸微微一红,娇嗔道:「都怪你!」一句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其实啊,真正按照技术角度来做,」这时李飒插话道:「打女人阴部需要三枪耶!」
      「喔?为什么要打三枪?」余泓回过头问道。
      「第一枪打阴蒂偏上一点的部位,也就是阴阜下部,」李飒解释道:「由于子弹击中人体时产生的巨大破坏力的作用,这一枪能把阴蒂连根从身体里分离出来!由于阴蒂对性刺激极其敏感,因此中弹后受刑人会有欲仙欲死的感觉耶!」
      「那么第二枪呢?」李嘉可迫不及待地问道。
      「第二枪直接打阴蒂头,」李飒接着说道:「把已经分离出来的阴蒂彻底打烂,由于阴蒂头又是整个阴蒂中神经组织最丰富的,因此这一枪可以把受刑人直接打出高潮!」
      「哇!真没想到你还这么懂耶!」连晓菲赞叹道。
      「第三枪呢?」余泓追问道。
      「这时受刑人一般已经倒在地上了,」李飒继续说道:「然后行刑女也应该趴下来,打阴道,让子弹撕开大阴唇后顺着阴道进入子宫,将受刑人的内外生殖器破坏殚净!我说的对吗?」
      这最后一句是李飒问押送她们的行刑女的。
      「你偷看过我们行刑部的行刑技术手册了吧?」行刑女笑着反问道。
      「冤枉啦!是淫具部敏敏告诉我的耶!」李飒叫道。
      ……
      15分钟后,她们来到公司的一号行刑室,室内灯火通明,盈盈、敏敏和青青三人正指挥着一群行刑女忙碌地做着行刑准备。
      今天晚上除了要处死余泓、连晓菲、李嘉可三位淫女外,还有两名淫女的死刑也安排在今天晚上执行,她们是妓女部SM组的夏沅沅和柔儿。
      余泓她们一行在行刑女的押送下走进一号行刑室时,发现夏沅沅和柔儿已经先期到达。夏沅沅高约1.70米,身材极佳,上身穿一件白色紧身短袖T恤,下身穿一条超厚型的磨得发白的浅蓝色紧身牛仔喇叭裤,长发飘逸,既性感又漂亮。柔儿,今天几乎全裸,上身仅戴了电击胸罩,下身是肉色丝袜和白色吊袜带以及一条近乎全透明的白色三角裤,紧紧地绷着刚剃过阴毛的阴部,露出两瓣肥厚的大阴唇和中间一轮深沟,显得特别性感。
      两名淫女的双手都被手铐铐在身前,见到余泓一行进来,忙过来打招呼。
      「嗨!」
      「嗨!」余泓回应道:「你们几点受刑啊?」
      「8点40分,你们呢?」夏沅沅回答道。
      「我们是9点。」李嘉可说道。
      「那我们俩就给你们陪刑啦,」柔儿说道:「好希望在我们受刑时你们能为我们泄一次!」
      「那是一定的啦!」连晓菲回答道:「你们用什么刑呀?」
      「我是枪毙啦,要中八发子弹耶,」夏沅沅答道:「她是注射毒剂啦。」
      「而且中弹部位由她自己指定耶!」柔儿补充道:「指定一个部位,就打一枪,好刺激的!」柔儿一脸羡慕。
      「你们呢?你们用什么刑?」夏沅沅问道。
      「我们三个都是枪毙啦。」余泓道。
      ……
      8:20分,盈盈宣布行刑开始。
      第一个被处死的是陈家文,那个导致李爽姐妹落入大陆警方之手的可怜的淫女。
      「带陈家文!」随着青青一声令下,陈家文被两名行刑女拖进行刑室,只见她脸色苍白,目光呆滞。余泓知道,这段时间的禁欲已把这位不可一天没有男人的可怜的女人折磨得够呛了。
      行刑女解开陈家文身上的绳子,又脱掉她所有衣服,然后把她四肢分开,呈「大」字形绑到一张刑床上。
      「第一个刑罚:破坏阴部!」青青宣布道。
      只见两名行刑女,一人拿着妇产科手术用的扩阴器,另一人拿着圆柱形钢丝刷子,走向陈家文。
      陈家文尖叫着拼命挣扎。
      拿扩阴器的那名行刑女熟练地将鸭嘴状的扩阴器插入陈家文的阴道,然后打开扩阴器,另一名行刑女则配合着将钢丝刷放到已被撑开的阴道中,然后第一位行刑女开始小心地往外抽扩阴器,第二位行刑女则握着钢丝刷的柄已防止它也随扩阴器一起出来,当扩阴器完全抽出来后,钢丝刷就被陈家文的阴道牢牢地套住了。
      「啊……!」
      陈家文在扩阴器抽出的一刹那间发出了一声惨叫,成百上千根细细的钢丝无情地扎进了她那娇嫩的阴道壁!痛得她在刑床上拼命地挣扎、抽搐,粗粗的麻绳深深地勒进她那柔嫩的肌肤里。
      可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头!这时,第三位行刑女拿着电钻走到刑床前,她把露在陈家文阴道外的钢丝刷的柄插入电钻并锁定,然后开动了电钻!
      「啊……!啊……!」随着陈家文一声声惨叫,只见她的阴部鲜血飞溅,高速旋转的钢丝刷把她的阴道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血肉迷糊的洞!
      行刑女上下左右移动电钻,血洞越镗越大。
      陈家文痛得昏了过去。
      旁边等待受刑的余泓等人看得目瞪口呆,淫水直流……
      「第二个刑罚:破坏乳房!」青青宣布道。
      一名行刑女用微型电击器连续电击陈家文的乳房,直到把她电醒。
      另一名行刑女拿出一枝钢钉枪,将装满20根约三厘米长钢钉的弹夹插入枪托中,然后开始瞄准陈家文的乳房。
      「钢钉上含有性欲刺激剂,」青青向余泓等人解释道:「射中乳房后,其产生的性刺激会使她的生命延长一阵子。」
      随着一阵「啪!啪!」的强力弹簧撞击声,20根钢钉分别射进陈家文的双乳。
      「啊!啊!」陈家文一边大声惨叫,一边身子近乎疯狂地抽搐着。
      「第三个刑罚:电击处死!」青青又宣布道。
      一名行刑女从一台仪器里引出两根导线,每条导线的线头约有五厘米左右,已被剥去绝缘封皮。
      余泓知道这台电击仪仅仅是一台逆变器,将普通市电升压到一万伏,没有其它任何处理装置,因此虽然电压不高,但电流非常大,一秒钟内就可将受刑人击毙!
      这名行刑女打开电击仪开关,然后小心翼翼地拿着两根导线,走到陈家文身边,用导线去触陈家文的两个乳头。
      「啪!」一声巨响,从陈家文左乳上迸发出一团耀眼的闪光,随即空气中弥漫起一股焦臭味。
      等众人的眼睛从强光中还过神来,陈家文已经直挺挺地躺在刑床上死了。
      ……
      「现在开始夏沅沅、柔儿死刑作业!」青青宣布道。
      立刻有四名行刑女将夏沅沅和柔儿两人拖到青青跟前跪下。
      青青开始宣读《死刑执行书》:===================================死刑执行书为表彰C级淫女夏沅沅为公司所作出的杰出贡献,根据《淫女奖惩条例》,现公司决定给予你最高奖励……死刑,执行方式为枪毙。
      签发人:盈盈XXXX.3.12受刑人签名:===================================死刑执行书为表彰C级淫女柔儿为公司所作出的杰出贡献,根据《淫女奖惩条例》,现公司决定给予你最高奖励……死刑,执行方式为注射毒剂。
      签发人:盈盈XXXX.3.12受刑人签名:===================================青青宣读完毕,夏沅沅和柔儿用戴着手铐的手在上面签了名,然后两名行刑女又取出「死刑淫药」让她们吃下。
      在旁边观看的余泓朝淫药包装袋努努嘴,说道:「这淫女2号死刑淫药与过去用的淫女1号淫药有什么区别?」
      「这是淫具部刚研制出来的,」其中一名行刑女答道:「效果比以前那种好多了,拿枪毙来说,受刑人死亡时间从原来的三分钟延长到了现在的五分半到六分钟!」
      「哇!太好了!」余泓兴奋地叫道:「中弹后要五六分钟才会死耶,太刺激了!李嘉可,我真的好喜欢耶!」
      「我也是耶!」李嘉可轻声回答道,她感到乳房发胀,想用手去搓揉,可是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一动也不能动。
      「那么绞刑呢,需要行刑几分钟?」李飒问道。
      「大约15分钟。」一名行刑女回答道。
      「要绞15分钟啊?那受刑人一定非常非常痛苦了耶!」李飒说道。
      「可以用「极度痛苦」四个字来形容!」
      「不过也好刺激耶!」李爽插话道。
      「那当然!」李飒说道。
      「你们俩是不是比较喜欢绞刑啊?」余泓问道。
      「是的耶!」李飒与李爽异口同声回答道。
      这时另一名行刑女拿来一个很精致的白色铝合金盒子,打开盒盖,在紫罗兰色的天鹅绒上整齐地排列着一颗颗黄橙橙的子弹!这些等待受刑的淫女的心立刻收紧了,她们知道,这些就是她们亲手选定用来打进自己的身体、结束自己生命的子弹!
      余泓的目光在盒子里搜索着,啊,看到了!那五发属于自己的YN01型子弹现在正静静地躺在盒子的最左边,每一颗都足有中指那么粗那么长,弹头圆圆的,等一会儿至少有一颗就要打进自己的酥胸!喔!余泓感到自己正在泄出来!
      「这颗是打我的!」李嘉可指着一颗YN04型子弹说道。
      「这颗是打我的!」连晓菲也认出了属于自己的那颗YN03型子弹。
      这时,夏沅沅也看到了即将打入自己身体的那八颗YN05-8型子弹,弹体小巧玲珑,圆头圆脑,闪着黄橙橙的金属光芒,真的好可爱!
      「处死我们的子弹都已经有了,你的呢?」夏沅沅回头问柔儿。
      「她的在这里,」一名行刑女拿出一枝安踣瓶,指着里面十毫升草黄色胶状液体说道:「这是一种复合神经毒剂,阴道内给药,十分钟后死亡。」
      这时,一名行刑女从盒子里取出用来打夏沅沅的那八颗YN05-8型子弹开始往一个弹夹中填装。
      夏沅沅看着这一颗颗黄橙橙的子弹被压入弹夹中,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啊!这些可爱的子弹就要打进自己的身体、夺去自己年轻而淫贱的生命了!
      ……
      首先受刑的是夏沅沅,一名行刑女把她带到行刑室一端的红线上站好,并给她打开了手铐。
      啊!马上就要死了,夏沅沅兴奋地想道,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那25岁的青春胴体,那被磨得发白的牛仔裤紧紧绷着的修长的双腿、那高耸坚挺几乎要顶破T恤的双乳、那纤细的腰枝……可是,几分钟后,这美丽的娇躯就要被子弹打成马蜂窝了!
      五米外的白线上,一名全副武装的行刑女(黑色肩带式皮胸罩,黑色紧身皮三角裤,黑色高统皮靴,长及肘部的黑色皮手套,手持贝姆式冲锋手枪,右侧大腿上挂着微型电击器)已经就位。
      夏沅沅双手插在牛仔裤前面的口袋里,抬头看了看那名行刑女,她知道最恐怖也是最销魂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行刑!」青青下达了死刑执行命令。
      听到这声命令,夏沅沅只感到双腿发软,全身肌肉以阴道为中心开始一阵阵痉挛,双乳则胀得难受,可以明显感到胸罩下乳头已经充分勃起,而淫水就如同决堤的洪水自体内喷涌而出!
      行刑女双手举起了那枝致命的杀人武器——每分钟可以发射1200发子弹的贝姆式冲锋手枪,乌黑的枪口指向夏沅沅。
      「第一枪。」青青发出指令。
      「阴蒂。」夏沅沅看了看青青,轻声说道。
      夏沅沅对中弹次序已默默地考虑了很久,第一枪肯定是打阴部,因为她首先要体验一下女性外生殖器被打烂时产生的那种特殊快感。但是是打阴蒂还是打阴道呢?打阴道需要从下往上斜着打才会有最佳效果,才会将阴道彻底破坏掉,而现在是站立位,子弹只能破坏阴道口附近很小的一块区域,因此夏沅沅决定第一枪打阴蒂。
      行刑女蹲下身子,单腿跪地,双手托枪瞄准夏沅沅的阴部。由于夏沅沅穿着的牛仔裤是重磅超厚型的,尽管她的阴部绷得很紧,尽管微微隆起的大阴唇的轮廓清晰可见,但对一般人来说要精确命中阴蒂仍有很大难度,可是对于枪毙惯淫女而本身又是女人的行刑女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只见她稍微瞄了一下,就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很大,只震得众人耳膜嗡嗡直响。子弹撕开了夏沅沅牛仔裤的裆部,撕开了她鼓鼓的阴阜下面的缝隙,从她的女性尿道外口的上方斜斜地穿了进去。
      「噗!」血尿喷得一地都是。
      「啊……!」
      夏沅沅发出一声惨叫,她终于承受到了子弹的威力,子弹在击中身体时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把她打得向后一个趔趄,她感到阴部就好像被人猛击一拳,有一种又酸又痛的感觉,就好像要来月经,又好像小便要失禁。
      她低头朝自己阴部看去,在牛仔裤裆部,就在拉链下一点的地方,牛仔裤被子弹打了一个破洞,洞的边缘参次不齐,直径约2-3厘米,露出了里面已经被鲜血染红的三角裤。
      只见她绝望地惨叫了一声后,双手捂住阴部,全身前弯,形成了一道女孩非常优美的曲线,她那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修长的双腿颤抖着向前弯曲,因为子弹直接射中阴蒂和尿道口,又撕开了小阴唇,把这个二十四岁年轻女孩的外生殖器全部破坏了,所以她马上就体会到了只有受刑人性感部位中弹后才体会得到的那种无限羞臊的快美感了!她感到有一股十分舒服的热力立即充满了全身,令她春情荡漾,难以自禁。她淫叫着仰起了头,上唇咬住下唇,羞臊得满脸飞红,挣扎着享受像全身被抚摸那样的一波波的热流。
      「第二枪。」
      「左……左腰。」夏沅沅喃喃说道,把双手从阴部收回来放在髋部,挺直身子坚持不去捂阴部,仰起头体会着从阴部传来的一阵紧似一阵的酸麻感,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了快乐的娇哼。
      「砰!」
      「哎唷!」夏沅沅身子晃了晃,子弹穿透她的身体射到后面墙上去了,鲜血分别从她腰部前后两个弹孔中喷出,这一枪打中了脾脏。
      「第三枪。」夏沅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腰,伤口就在T恤下襬上一点的地方,弹孔很大,喷出来的鲜血已经把雪白的T恤染红了。
      「第三枪!」青青再次说道。
      「右胸,打……打……乳头!」夏沅沅艰难地说道。
      「砰!」夏沅沅的话音刚落,枪就响了,子弹从她右乳最高处射了进去,留下一个直径约三厘米的弹孔,鲜血立刻喷射而出。
      「啊……!」夏沅沅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住右胸,向后踉跄了几步又站稳了身子。她感到她那高高耸起的丰满而优美的乳峰羞痒地震动了几下,乳头部位一热,殷红的鲜血就喷了出来并顺着她饱满的胸脯流了下来!
      她马上体会到了一种特殊的快感,一种子弹在穿透乳头时所留下的十分奇怪的绞痛,它带着活泼的性感,直奔阴部,再把酸痛的感觉反馈上来,窒息她的喉咙。
      「好惨耶!」在一旁观看行刑的李飒对旁边的柔儿说道。
      「不,我倒觉得夏沅沅好幸福,真的!」柔儿回答道。
      「第四枪。」
      这时的夏沅沅只感到天旋地转,从阴部传来的快感和从腰部、胸部传来的剧痛交织在一起,窒息着她的喉咙,她感到自己就快要倒下去了,于是她艰难地叫道:「大……大腿……两……侧……侧……一起……起……打……」
      「砰!砰!」夏沅沅左侧大腿中部和右侧大腿根部几乎同时被子弹打出两朵好看的血花。
      「啊……!」随着一声长长的惨叫,夏沅沅向前一头栽倒在地上。
      她开始抽搐了,从身上弹孔中流出的鲜血顺着微微倾斜的地板流向旁边的导血槽,然后流进专门收集受刑人血液的一个容器里。
      夏沅沅口中痛苦地呻吟着,两条大腿一蹬一蹬的,双手痉挛性地抠着地板。
      虽然已经身中五枪,但夏沅沅仍十分清醒,她知道,她是向前倒下去的,是俯卧在地上的,在这种姿势下,馀下的几枪就没法打了!于是,她挣扎着翻过身来变成仰卧。
      试想,一个柔弱的女孩,在身中五枪的情形下,要这样翻个身是多么的不容易!她每动一下,就会牵动伤口引起阵阵剧烈疼痛,同时也会有大股的鲜血从各个弹孔中涌出来!她的双腿已经完全不能用力,左腿的骨头已被子弹打断,右腿稍好一些,子弹打在大腿内侧肌肉上留下了一个直径约三厘米的弹孔,弹孔周围紧绷着的牛仔布参次不齐地向外翻出,露出了血肉模糊的伤口。
      李嘉可一边看着夏沅沅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一边想道: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马上就可以享受中弹的快感了……啊!好刺激!好爽!
      「第六枪。」
      「打……阴道!」行刑女闻听便趴到地板上,从夏沅沅分开的双腿间向她的阴部瞄准。
      「砰!」随着一声脆响,子弹穿过紧绷绷的牛仔裤,准确地射进了夏沅沅的阴道,并一路破坏了阴道、子宫颈和子宫,血尿立即急喷而出。
      「啊……!」
      一阵令人发狂的快感伴随着令人窒息的剧痛同时向夏沅沅的心房袭来,令她猛地向上抬起臀部呈角弓反张状态,坚持了两三秒钟后又重重地瘫在地上,然后四肢呈大字形张开,全身一阵扭曲。
      「第七枪!」
      这时的夏沅沅由于右胸中弹造成血气胸,说话已非常困难,她瞪着失去神采的双眼,艰难地说道:「左……左乳……」行刑女走到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夏沅沅的身边,叉开两腿,双手握枪,瞄准她的左胸扣动了扳机。
      「砰!」子弹从她左乳房上部射了进去。
      「啊……!」
      朦胧中,夏沅沅看到行刑女手中的枪喷出了像徵死亡的橘黄色火焰,然后是左胸热辣辣的一痛,这一枪准确地打中了她的心脏!很快,她就感到两眼发黑,身子在往下沉,她知道,自己终于被剥夺了年轻的生命。
      「我好幸福!好喜欢!」夏沅沅从心底里喊道,这是她短暂而又淫贱的一生中最后想说的一句话,一句未能说出来的话,随后她的意识就模糊了。
      「乳沟上再给她一枪。」青青命令道。
      行刑女照办了。
      夏沅沅对这最后一颗射入她身体的子弹几乎没有反应,只见她在子弹射进身体的瞬间身子轻轻震动了一下,原先已经闭上的眼睛微微睁了睁,从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然后上肢痉挛性地抽搐了一阵便不再动弹了。
      ……
      第二个被处死的是柔儿。
      如果说处死夏沅沅是血腥加恐怖的话,那么处死柔儿则富有浪漫和优雅的情调了。
      一名行刑女打开柔儿的手铐,然后将她引到刚才陈家文用过的刑床旁,在行刑女的指令下,柔儿顺从地爬上刑床并仰面躺好。见状,行刑女开始动手脱她的三角裤,柔儿则配合地抬起屁股。那名行刑女脱下柔儿的三角裤后,另一名行刑女将安踣瓶中的草黄色胶状液体注入一个阴茎状的阴道给药器,然后分开柔儿的双腿,将给药器插入她的阴道。
      「嗯哼!」随着给药器的插入,柔儿快美得大声淫叫起来。
      「行刑了,好吗?」行刑女问道。
      「嗯。」柔儿轻声应道,同时两朵红晕飞上脸颊。
      于是那名行刑女一按给药器尾部的注射推杆,将十毫升毒剂全部注入柔儿的阴道。
      「行了!」行刑女拔出给药器,对柔儿说道。
      柔儿只觉自己阴道内凉凉的有点难受,她欠起上半身,问道:「我可以起来吗?」
      「当然可以。」给她用刑的那名行刑女回答道。
      「这……」柔儿指指自己的阴道说道:「这不会流出来吗?」
      「毒剂是胶状的,一般不会流出来,」行刑女回答道:「即使流出来也没有关系,人体只要吸收极少量这种毒剂就可致死!」
      闻听此言,柔儿放心了,于是她从刑床上下来,拾起地上那条几乎全透明的白色三角裤穿好,然后问行刑女:「毒性要多久才发作呀?」
      「大约2分钟吧!」
      「那么毒性发作时会很痛苦吗?」
      「非常非常痛苦!」
      柔儿的一双媚目发出了兴奋的光芒,连忙又问道:「如果我现在突然不想死了,有解药吗?」
      「这怎么可能呢?」行刑女微微一笑,又说道:「第一,你是一名被判了死刑的淫女,必须被处死,没有商量的馀地!」
      「她们也一样!」她指了指余泓,接着说道:「虽然尚未行刑,但注定要被处死。其实,当你拿到了淫女证,成为一名淫女时,就意味着死刑已经离你不远了。」
      「我是说假如嘛!」柔儿很灿烂地一笑:「我怎么会不愿意被处死呢?想还来不及呢!」
      「这第二嘛,」行刑女继续说道:「这种毒剂是从多种有毒植物中提取出来的复合生物毒剂,有的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导致呼吸麻痹、心脏停跳;有的作用于神经末梢,引起剧烈痉挛和抽搐;有的破坏红细胞,出现溶血现象;甚至还有的特异地作用于尿道括约肌,导致小便失禁!这些不同的毒素在受刑人体内分工协作,起作用时间有先有后,更本无药可解,并使受刑人在临死前度过极其痛苦的一段时间!」
      「那么,喔……啊……!」一句话没说完,柔儿突觉一阵令人窒息的剧痛从心脏传来,就好像心脏被一只巨手紧紧攫住一般!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双手捧住胸脯,身子踉跄了一下,努力保持住身体的平衡。
      余泓等几位淫女在一旁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柔儿受刑,一边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死刑的到来。
      「你泄了几次啦?」李嘉可轻声地问旁边的李飒。
      「两次,你呢?」李飒说道。
      「也是两次耶!」李嘉可回答道。
      「我三次了耶!」余泓插话进来道。
      「哇!」
      「还要多久才能轮到我们啊?」连晓菲有点等不及了。
      「快了,柔儿死后就轮到我们了耶。」李嘉可说道。
      「放心耶,反正我们三人今天晚上都得死,」余泓说道:「到明天早上我们三人早就已经变成三具冰冷的尸体了!」
      「哇!真的耶!」
      连晓菲叫道:「三具没有生命的、冷冰冰的性感女尸,每一具女尸的左乳房上都中了一弹,血肉模糊,连乳腺组织都打出来了,哇!我真的好喜欢耶!」
      「真羡慕你们,恭喜啦!」李爽道。
      「谢谢啦!」李嘉可说道。
      「我好希望今天晚上与你们一起受刑耶!」李飒说道。
      「真的?」余泓问道。
      「当然啦,哪个淫女不响往死刑啊?」李爽接过话头回答道。
      「嗨!你们别光顾说话了啦,柔儿快要咽气了耶!」芷若大声打断众人的谈话。
      这时柔儿已经倒在地上,正在不停地翻滚、抽搐,惨嚎声接连不断,随着两条大腿的一蹬一踢,失禁的小便不停地从阴部涌出

    • 顶部
    • 返回
    • 分享
    • 二维码
    • APP